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麟博客

欢迎大家光临!

 
 
 

日志

 
 

四十五年前 3.27 【家麟日记】  

2015-03-27 18:05:42|  分类: 【家麟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五年前 3.27 【家麟日记】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今晨我做了一个非常值得我留恋而又奇怪的梦..."

 

【家麟日记】

   1970年3月27日 晴(星期五)

   今晨我做了一个非常值得我留恋而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又回到上海了(可能这几天跟自己的心事有关或听了同伴谈论了上海如何如何而引起的)来到了26号楼,里面一切装置跟以往一样,碰到伟青要分配了,到江西去,又梦见到了79号大楼,也是跟以前一样,邻居同样如此,只见美芳父母在吵架,怪矣。自己在金陵路口碰到了女友,马上去打招呼,可是她不理我。我说:“我是家麟,你怎么把我忘了”她瘦了,还是不睬我,仔细一看原来她疯了……

   多么不吉利的梦啊,这个不幸的恶梦,将来会带给我什么呢?一点也没什么好处,只有痛苦。醒来自己还是极力的回忆梦中的一切,想起近来我们之间存在的根本问题,真有些茫然了,叫我怎么办呢?命运和老天会给我安排好的,唉……!

   今天我的心情很不好,不知干什么才好呢。

   今晚又轮到我烧夜炉子,又是我值班(打饭、打扫室内卫生,烧炕)。故也没有参加连里各项活动。白天准备晚间烧的柴火。

   早上到四排去把老朱的半导体拿来听听,好久没听了,排里其余同志还是上山打石头,本来烧火墙是半天准备柴火,自己想今天挺忙的,再说他们也不回来吃饭,路又那么远,自己还要找斧子,柴都是小柴,于是自己就留下来作一天的准备工作。

   上午砍了二捆柴火,完了看看书“活愚公”,这本书我认为作者在写作上很有水平,短小精悍,又富有思想感情,描写得又浅易又风趣,自己很感兴趣。

   听说咱连在最近一段时间内要调出去十几个老战士,到别的连队去,原因是别的连队老战士少,我连的老战士又多,调出去也是革命工作需要,没想到老朱也要调走,自己心里真不愿意离开他。在机务排相处了这么多日子中,我俩尽管平时要争吵,但还是很要好的,彼此不分你大我小,虽然我已离开机务排,可是他对我还是很关心的。他那只半导体在我来边疆十个月之中,给我生活上也增加了乐趣,可惜他要调走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半导体以后再也听不着了……。

   我是多么希望能调出去呀,不管什么地方,艰苦不艰苦都去。但是不知为什么不调我们出去呢?我相信自己不会永远呆在二连的。

   之后完成一封给北安的去信。

   将近中午,正当自己在看书,排长突然进屋了,一进门就说:“你为什么半天没上工,扣你半天工资”我早就预料他会来这一招,于是我向他说明情况,又说你这种一碰就扣工资的做法不好,这是用工资来压人,这是经济主义,有问题可以讲明白嘛”,排长还说:“不管怎么地,你不执行纪律就扣半天工!”。当时我很生气,扣不扣半天八毛二分钱是小事,他这种作法不对头,何况我又不是偷懒。于是火气顿时上来了,两人就又吵了起来,争论着,你一句,我一句的,同学们劝我别吵,没什么好处的,但是自己想不通,最后排长走了。自己还在考虑着这个问题,来六排自己是第二次跟排长干仗了。平时自己对他还是很尊重的,叫干啥就干啥,没想到他这么固执,碰到我就不顺那个气,之后想想也不对,又后悔了,扣就扣呗,八毛二有什么了不起的,吵干啥呀,真是年青人太容易冲动了,遇事不能沉着,事过后就回想起来了,不想了。排长说晚上叫大伙儿说,说就说呗,当然群众是不会向着我的。

   自己又无聊的打开收音机,可是什么戏也没有。徐副连长进来了,要一个人带路,进五马山拉石头,自己是烧火墙的没啥事,就去了,是营部开28拖拉机进山拉,营长亲自开车,自己指点进山道路。由于化雪,原先的东方红道全变成水道了,七高八低的车很难开,好不容易到了石堆旁,自己也帮着装车,一会儿就装满了一车,拉回去更难,石头沉,28车轮直打滑,好不容易开回连队,卸下石头,来回一共花了2个小时,还不算出工半天工作吗?排长更没有理由扣我的钱了。

   下午听听半导体“白毛女”录音,一听到这熟悉和喜欢听的音乐,心里真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已经整整一个多月没听到这优美的音乐了。大家一边听着一边谈着“山海经”,之后又听了钢琴伴奏红灯记及西哈努克亲王发表的讲话和电文。有个半导体是好,能够听听国内外的消息,关心关心国家大事,听听样板戏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四点多钟连里天天读,宣布了十四个外调老战士的名单,大伙儿都还要准备开欢送会呢,可是我没去。排长找我谈心,基本上算解决问题,最后排长的意思还是扣我半天工,问我有什么看法,我说我是这样认为,既然问题解决了,工资扣不扣就是小事了,我随便他,作为我来讲问心无愧,因为我今天干活了,还上山拉一次石头,晚上还要砍柴烧火墙,总之我很对得起今天的一天,扣不扣是他的事,我不能作主,我又说了不算的。

   晚饭后又听了半导体“沙家浜”。

  七点钟排里开会解决大前天王、周打架的事,在解决前排长批评了我和曹志明一顿,决定扣我俩半天工,自己在四排从来没碰到过这种奇怪而不讲理的事,对我简直是一个污辱……

   在会上,王建国、周振仁各谈了打架的原因和经过,旁边看见的人也谈了,根据他们谈的,大家都发表了个人意见,是王建国不对,他先动手,而且打人的手段毒辣,之后排长总结了一下,批评了一顿,就算完事了,这样能解决问题吗?起码要叫王做检查,这样对他对我们都是一个很好的帮助和教育,真象主席说的:抓而不紧等于没抓,抓就抓紧。一边开会自己一边点炉子烧火墙,准备晚上打夜班了。

 

四十五年前 3.27 【家麟日记】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他那只半导体在我来边疆十个月之中,给我生活上也增加了乐趣,可惜他要调走了..."

 

四十五年前 3.27 【家麟日记】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第二排中间左五是我们六排简单而又粗暴的朱排长,左四是有照相机的哈尔滨知青王崇山,前排左三是本人,右二是同学曹志明(一起被扣半天工资),后排左一是挨王建国(王不在图片中)毒打的周振仁,后排右三是我们连的秀才哈尔滨知青高耀旭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