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麟博客

欢迎大家光临!

 
 
 

日志

 
 

【转载】鱼殇  

2015-04-22 11:2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了《鱼殇》

                         

【转载】鱼殇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春为善 秋为何

久住皇城根的人们有种基因很不招人喜欢,几个不起眼儿的小老爷们儿凑一堆儿喝点小酒,还没高呢,就为天下事操起心来,肩上有了重任,匹夫有责,慷慨激昂了:您说现在这社会,没法儿说,要搁从前,嘁,您再说这物价,以前一块钱,买多少东西!你一个国家不能光讲发展,您瞧现在还有干净水、干净空气吗?眼下为什么贪官这么多,就是那两年……无所谓逻辑思路,主要是一定得做到一气呵成。

我也是个不起眼的小老头,可我很少跟着发这类议论,当那哥几个撂了筷子,各抒激昂,粪土古今的时候,我就闷头抓紧吃菜,我对俺们这阶层所有的“便宜话”都不以为然,因为我从一件小事上体会出了当帝王宰相的不易,自然,近代大人物脱颖而出之始,新决策的初衷肯定都是想富国家,想清社稷,或者想自家留名青史,都是好的,可惜这都是愿望,一厢情愿,不争气的结局常常会一步步走向无可奈何,而这其中的苦衷和难言之隐,有多少是不便对尔等草民明言的呀,就算说了,你们闲杂人等能体谅吗。

这样说着有点“务虚”了,好像我也成了某一派的慷慨匹夫了,那我还是来说启发我的那件小事吧,古话说“治大国如烹小鲜”,现在我端上这一碟小鲜,您品着先咂摸咂摸滋味,然后我再说自己的体会。

八十年代,国企尚惨淡辉煌的时期,不停的有些毫无效益的口号需要企业落实,其中就有“环境美”,还记得么,您那个单位是怎么落实的?

我们厂较大,宏观的情况我不大清楚,反正在我们车间院里新建起了一座假山,四周围着水池,还有喷泉,用公费买来几条鱼,草金鱼,机灵的有点过分,见人来就迅速躲到假山下,喂食也绝不当着人吃。由于出身渔民,我本能地赞赏这个新事物,干活累了,常坐在水池边,呆呆的观鱼,怀旧。

当时我家附近有个花鸟鱼虫市场,八十年代,卖鱼的已都不再是真正的玩家了,只为挣钱,所以毫无怜花惜玉之心(这里先普及一下关于热带鱼的基本知识:有一种名曰“孔雀”的鱼,雄鱼很美丽,身上可以有各种图案,色彩缤纷,而雌鱼——请原谅——毫无魅力,跟河里的野鱼差不多)竟然残忍地把上百条雌鱼装在一个瓶子里,里边的每条鱼都艰难地倒着气,等着买主那边挑好雄鱼后能有幸过来把它捞走。

如果不提在抚远的那点前科,我应该算心挺善的人,看着挤在瓶子里生不如死的小鱼我心中的慈悲荡漾,和摊主一商量,人家竟也慷慨随和,您给两毛钱,随便捞吧。

第二天这十几条幸运儿全被我放进车间外那个水池里,它们的生存状况一下子巨变如天壤,一个多星期后,负责浇花、给水池换水和喂鱼的金爷就告诉我,你那些孔雀下小崽儿了。

金爷是个没有明确工种的老工人,满族,老北京都知道,城里边在旗的老户,一旦姓了金您就不能再等闲看待了,论起来个个背景深远,贵不可言。即使人家不张扬,裹严了身上的尊贵低调做人,偶尔也会有“走光”的时候。有一回金爷接电话,是他女儿跟他要钱买录音机,金爷对着电话就哭起穷来:……这阵儿你妈瞧病,你哥又要结婚,让我去哪儿给你找钱呀,我的二格格诶!

听见了吧,是不是贵!

厂里金爷算资格最老的,班怎么上都行,主任书记放任他,群众也没多少闲话,每日高兴干就干点,大部分时间就是四处闲聊,很是潇洒、自在,唯有这回,对他的新工作算上了心,假山上很快佈满青苔,凹处都栽上了小草,水池四周的花总有正在盛开的,一看就知道是行家经营的。我们这小环境美起来不久就常有其他分厂的人慕名而来,观赏之后还要捞几条鱼走,这时候,金爷就大方地指着水池:随便捞,捡好看的来。

到了夏天,池里的孔雀鱼已经有千八百条了,这是种很奇妙的热带鱼,胎生,一次生三五十条,新生的小鱼用不了一个月也有了繁殖能力,金爷又经常去厂外小河里捞回鱼虫喂它们,它们便更加灿烂,好几代雌鱼心往一处想,吃圆了肚子就琢磨再生他一窝。

您不妨用数学来乘一下,乘完再乘,再乘,积是多少?或者干脆来个吓人的,说出运算的幂是多少,当下大鱼小鱼的总数是多少?

看着络绎不绝来捞鱼的人,我也很有成就感,我当时的一个善举不仅救了几条可怜的“鱼命”,还造就了这么一个欣欣向荣的大家族,公德无量啊!我谦虚地想,行善之人不图回报,有这一份愉悦足矣。    

谁知那年秋天气候不正常,冷空气来的很突然,我顶着北风上班时,一路上一直惦记着那些小鱼,想着到厂里就得提醒金爷,把鱼赶紧捞到屋里那个鱼缸里,那可都是热带鱼呀!

到了厂里,见金爷正在池边捞鱼,死鱼,所有美丽的和不美丽的无一幸免,偌大个水池白花花的全是翻着肚子的孔雀鱼。见了我,金爷很沮丧地说:早点捞进屋就好了,那鱼缸有点漏水,前天刚打上腻子,想着等两天,唉,瞧这一片,多大的罪过呀!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这样的结果开始于我对市场上那些挣扎着的小鱼的怜悯,我的初衷或许无可非议,可我们后来轻率地任由数千个生命消失,又该如何评价?看过这样的结局再来判断当初拯救那几条鱼的做法,是对是错呢?

我和金爷都挺内疚,早下手把鱼捞进屋去就好了,其实跟您说实话,这样检讨自己并不深刻,糊弄自己而已,坦率地讲,即使我们不是儿戏般地对待这些生命,我们又能做的如何,水池里游着成千上万的鱼,就算我们有办法把鱼都捕到,屋里那个鱼缸能容得下多少,大多数鱼还是无法安置!也就是说,在春天我把那几条鱼放进水池那一刻,这件事就已注定最终会演成悲剧,夏天池子里那一片繁荣兴旺,实际上是一种失控的局面,而我们那时没意识到我们已没能力左右剧情的发展了,还沉浸在成功的兴奋中呢。

我帮着金爷收拾水池,用现代简练的汉语形容,我们是带着一种纠结的心情在干活儿,展开了讲,是带着懊悔、心疼、愧疚、无奈等等纠结在一起而我们自己又说不清的复杂心情在给这些可怜的鱼办后事。

我这几十年中,常和鱼之间发生一些小故事,我也愿意把这些当做一种有意思的缘分讲给您听,因为自认为故事都充满当下难得的绿色基调而会稍微有点炫耀,但在今天故事的开头我好像说了些不着边的严肃的话,天下如何如何的那种大无边际的话,那是大尾巴狼装深沉呢,您一定不要理会,瞧,到头来说来说去的,还不就是鱼的那些事吗,您要是真拿这样通俗的故事去套那些严肃的事,那该多吓人呀。

 

【转载】鱼殇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金爷是个没有明确工种的老工人,满族,老北京都知道,城里边在旗的老户,一旦姓了金您就不能再等闲看待了,论起来个个背景深远,贵不可言。

 

【转载】鱼殇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转载】鱼殇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 这是种很奇妙的热带鱼,胎生,一次生三五十条..."(图中小鱼刚出生瞬间)

 

【转载】鱼殇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转载】鱼殇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转载】鱼殇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偌大个水池白花花的全是翻着肚子的孔雀鱼..."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