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麟博客

欢迎大家光临!

 
 
 

日志

 
 

怀念  

2015-08-02 08:1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作者:陈盈科

       凝视着照片上的他,四十多年时间聚起的沉雾就会消散,鲜明的性格雕刻出的形象是很难磨灭的,和我们比,他的生命是短暂的,可他在我们心中是永生的,你将一直与我们同在,我们的心会伴着永远22岁的郭志瑄一起走完人生。

已经不记得当年组织上对他的评价了,我总觉得同学、战友的口碑会更准确,大家都说,你不是个完美的人,你固执但信念坚定,你脾气暴躁,却朋友众多,你心胸开阔,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大咧咧的汉子……几十年后,说起他的一件件往事,大家依旧印象深刻,如数家珍,人们只有对兄弟,才会记得这般刻骨铭心。

那年大家去给你立碑,兄弟姐妹在墓前哭得老泪纵横,你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疼痛,也是宝贵的珍藏,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还会不断地有战友去看望你,愿你安息,在迷人的白桦林中,愿你安息,在经过人们奋斗、奉献已变得美丽富饶的抚远大地上,安息。

可惜的是我们的回忆没有条理,够不上“高端大气”,更谈不上可歌可泣,琐碎的小事被记下来,像一幅幅清新简洁的小画,如一碟荷塘小炒,按市价标出,微不足道,可对我们,这些零散的片段成了珍藏。    

 那是个悠闲的秋日,是我连那些长势惭愧的玉米快熟了的日子。连里大面积地种小麦,大豆,只在菜地边种了几垧玉米。

当然是悠闲的,记得很清楚,虽然这样的日子好象很少。

我正从营部往回走,方圆百十里地只有那儿的小卖部算是个“店”,记录着我们全部的商业行为。不记得那天买了什么,也许只是盒牙膏,主要是去逛逛。

走的路是二抚路的一段,只要是二抚路,就很少能在路上碰到人,你可以边走边可着嗓子唱上一段或干脆大叫两声。

身后有稀里哗啦的自行车声。骑在这条路上,多好的车都稀里哗啦。嘿!今天还真瞧见了一辆好车,是郭志瑄骑着连长老范那辆苏联产的铝合金自行车追过来了。

也是悠闲的,郭志瑄追上我就跳下来,推着车和我并排慢慢溜达;老范这辆轻飘飘的车太单薄,不忍心用它带人,再说,秋风拂面,蚊子不多,二抚路正是散步的好去处。

往连里方向走,那片玉米地在右边,我们在公路上,海拔要略高出四周的原野,这样,青纱帐就挡不住远处的树林,此时的树林多了黄红二色,画一般展开在蓝天淡云之下。另一边色彩单调,是已翻过的麦地,那时还是我连面积最大的地号,看着让人自豪。

也许是听到了我刚才的歌声,郭志瑄也开始唱“……连绵的大青山大青山啊,我在那里放过牛羊……”老范的车哗啦啦地给他伴奏。

郭志瑄嗓子比我好,音也准一些,他唱的时候我一般不跟着掺和,可是好心情不断从身体各处溢出,有点痒,于是,每路过一个路边的砂石堆,我都要拣块石头,瞄准胡乱锁定的一个目标掷将出去。

路边的玉米地里有了动静,像是有人在掰棒子,而且作案者就在靠路边的这几垅,一个肥大的身影时隐时现。

“这毛子(同学龚增林,管理牲口时常有哲学发现)!整天懵瞢登登的,这么几头牛都看不住。”

我们停下来,郭志瑄手里推着车,自然得由我去地里赶牛。

那不是个泥泞的秋天,路沟里没有水,我跑过去钻进玉米地,这里的视野比在路上差多了,好在掰棒子的并没停手,我顺着声音就到了它跟前,我撩开遮眼的最后一片玉米叶子,看到了它,它也停了手,抬头疑惑地用小眼睛盯着我。

不是牛,熊!一头我们平时总挂在嘴头上的黑瞎子!

接下来就是田径项目了,我起步就开始冲刺,横着穿过几垅,向路上跑,那边郭志瑄已扔了车,一手抓一块石头,跳着脚挥舞着,给我加油,“快!快!”待我上了路,他撇了石头,捞起车就骑上去,我飞快地跳上后车架,老范的车没人心疼了,歪歪斜斜的更加稀里哗啦。

这时我才回头去看有无追兵,然后拍拍只顾闷头蹬车的郭志瑄,我俩停下来站着看,另一位选手跑出玉米地后便折向相反的一边,往树林跑去,一蹿一蹿的,肥大的臀部并不笨重,反而扭出了矫健,那速度分明在我之上。

回到连队便兴奋地到处讲,可看反应,众人都不大相信真有这般惊险,他们按经验给我们的故事打折扣,到最后简练成一句话:某某二人在路上看到了一只黑瞎子。

在抚远,见到熊算稀松平常的事,连有些女士都有此经历,所以两三天后,我们也假装把它忘了。不再提了。

后来,当阅历将我的脸画成现在这样,我才清楚在北大荒那一段段生活是多么美丽。在我们这些人的生命中,按时间算,那几年所占比例并不太大,它难忘是因为只有它记录和证明了我们也年轻过。还有,在那块土地上,在那些什么都缺的日子中,我们曾奢侈地享受过友情。我想,我总是在想,即使我再老些,老眼昏花,老态龙钟,一想起在危难到来时前面那些会手舞石头叫着跳着等着我的朋友,我的心一定还会别样地跳起来。

我事后讥笑郭志瑄:如果熊追上来,你准备用石头砸它哪儿?他自嘲地笑了,想了想,平淡地说,那就只有拼命啦。

我记住的就是这平淡,这动人的平淡。

  

怀念 - 家麟日记 - 家麟博客

 
(同班同学:前排左是作者陈盈科、右龚增林,后排左石贵田、郭志瑄)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